欢迎您光临荆门市三农网! 现在时间: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调查研究

荆门市蔬菜产销情况的调查与建议

时间:2016-12-09 10:57:59  来源:市委农办、市农业局、市蔬菜办联合调研组

    今年上半年,我市CPI涨幅较快,排在全省第四位,特别是蔬菜价格涨幅波动明显,涨幅居前,拉动CPI上涨0.6个百分点,占CPI总涨幅的28.6%。根据市领导意见,市委农办、市农业局、市蔬菜办组成联合调研组,对全市蔬菜产销情况进行专题调查,并提出建议。
 
  一、我市蔬菜产销情况
 
  (一)总体概况
 
  2015年我市蔬菜播种面积81.24万亩,全年蔬菜产量231.82万吨。“十二五”末,全市菜地最低保有量达58万亩,超过省政府分解的荆门菜地最低保有量45万亩目标任务,2015年我市蔬菜人均占有量799.4公斤(2015年蔬菜总产量/2015年末全市常住总人口),超出当年全省人均占有量 657.7公斤的 141.7公斤,超出全国人均占有量562.2公斤的237.2公斤,城市自给能力为1.42(城市人均占有量/全国人均占有量)。但荆门市郊蔬菜基地面积1.5万亩,其中大棚设施蔬菜面积1.2万亩,占基地面积的80%,城郊蔬菜基地年产量约11万吨,城区按50万人计算,年蔬菜消费需求量为27万吨,产量占总需求量的41%。
 
  全市蔬菜基地主要分布:设施蔬菜基地主要分布在市及各县(市)城镇郊区,大棚等设施蔬菜面积3万亩,年产量15万吨;水生菜基地主要分布在水资源丰富的平原湖区沙洋县后港、高阳、毛李等乡镇,面积5万亩,年产量10万吨;食用菌基地主要分布在大洪山荆山余脉的钟祥市张集、客店镇,京山县杨集、绿林、三阳镇,东宝区仙居、马河、栗溪等乡镇,面积5万亩,鲜菇产量10万吨;西甜瓜园基地主要分布在钟祥市官庄湖、长寿、东桥镇(场),京山县钱场、石龙、雁门口镇,沙洋县毛李、后港镇,掇刀区团林、麻城镇,漳河新区双喜街办等,面积14万亩,年产量37.5万吨;休闲采摘基地主要分布在漳河新区漳河镇、钟祥市石牌镇,面积1万亩,果蔬产量2万吨;汉江沿线蔬菜优势产业带,面积30万亩,年产量115万吨,包括钟祥胡集万亩大白菜基地,石牌、旧口万亩甘蓝基地,柴湖万亩大蒜基地,七里湖万亩萝卜基地,李市万亩藜蒿基地等。
 
  (二)蔬菜供求情况
 
  总体上看,我市蔬菜生产供应总量有余,但存在着周年供应不均衡,品种结构不多样的问题,“淡”“旺”季比较明显。6、7月份和10、11月份是全市本地产蔬菜上市旺季,品种以大白菜、甘蓝、萝卜等大宗品种为主,本地消费有限,大量靠外销,时常出现季节性、结构性过剩而滞销;而3-5月份和8-9月份是我市本地蔬菜上市“淡”季,因初春低温寡照、或初秋高温高湿,本地蔬菜生长困难,形成了春、秋两个淡季,导致应市总量不足,需大量从外埠调剂,菜价上涨。从我市蔬菜市场菜源结构上看,12月-次年2月,外来菜约占40%,本地菜约占60%;3月-5月是我市蔬菜供应上的“春淡”,外来菜约占70%,本地菜约占30%;6-7月是本地蔬菜上市旺季,外来菜约占10%,本地菜约占90%,8-9月是我市蔬菜供应的“秋淡”,外来菜约占60%,本地菜约占40%;10-11月,外来菜约占30%,本地菜约占70%。我市城区春淡和秋淡期间市场蔬菜缺口约为2.9万吨。因此,我市城区蔬菜市场价格波幅较大。
 
  (三)2016年上半年蔬菜价格
 
  上半年我市鲜菜价格同比上涨20.9%,主要原因是受低极端天气影响。元月下旬的极端低温导致80%以上的在园菜受冻,1-2月,鲜菜价格同比分别上涨4.5%和23.1%,价格上涨势头迅猛;3月份,受寒潮低温等因素影响,采集的15种鲜菜价格均价在7.5元/公斤左右,持续高位运行,3月鲜菜价格同比上涨52.5%,推动CPI同比涨幅上升至3.0%,为2013年12月份以来最高;4-5月份,本地设施蔬菜大量上市,鲜菜价格开始下跌回落,同比涨幅37.6%和10.7%;6月份,鲜菜价格同比涨幅首次由涨转跌,同比下降2.5%。
 
  二、存在的问题及原因分析
 
  我市蔬菜产销存在品种结构简单,周年供应不均衡;基地基础设施薄弱,产出能力不足;产销信息不对称,市场流通不畅;产业化程度低、品牌不响等问题。究其原因:
 
  (一)宏观因素
 
  1.CPI涨幅较高。据国家统计局荆门调查队《荆门调查专报》(第8期)数据表明:2016年上半年我市CPI同比上涨2.1%,同比涨幅与全国、全省均一致。在全省13个市州中,我市物价涨幅与宜昌、随州并列全省第四位,仅次于武汉(2.4%)、襄阳(2.2%)和恩施(2.2%)。由于第一季度鲜菜价格快速上涨,上半年的同比涨势仍然较为明显,成为推动CPI上涨的主要因素。
 
  2.财政投入不足。我市从2009年开始对城郊设施蔬菜基地建设实行以奖代补,2009年-2012年期间市级财政支持额度每年仅50万元。为打造“中国农谷”,加快推进现代农业示范区建设,2013年市政府出台了《荆门市城郊设施蔬菜产销以奖代补管理办法》(政府令第26号),对新建设施蔬菜基地进行奖补,补贴标准为水泥骨架大棚每亩补贴0.3万元,单栋钢架大棚每亩补贴1万元、日光育苗温室或食用菌双孢菇菇房每亩补贴5万元,标准配置的连栋大棚(含玻璃温室)每亩补贴10万元,奖补资金由市、区两级财政分别承担40%和60%。虽然补贴标准较高,但2013年以来,市级财政每年安排用于设施蔬菜奖补资金135万元,因扶持资金少,仅支持了少部分从事设施蔬菜生产的经营主体,同时还存在着区级财政配套资金难以到位的情况,不足以调动广大投资者的积极性。而各市州对蔬菜产业的投入远远高于我市。武汉市级财政每年用于蔬菜基地建设奖补资金5000万元,且新菜地开发建设基金和区级财政的配套资金全部用于蔬菜以奖代补。宜昌市级财政每年以奖代补不低于1000万元;荆州市每年安排600万元用于放心蔬菜基地建设;襄阳市每年安排300万元,用于蔬菜基地建设。
 
  (二)生产因素
 
  1.生产成本上涨。种子、化肥、农药等生产资料价格的波动,极易导致蔬菜供应链的不稳定,从根本上造成蔬菜市场供求不平衡。根据对蔬菜生产企业以及菜区农户的调查,2013-2015年我市蔬菜生产资料成本逐年上涨,亩平生产成本分别为2643元、2915元、3220元,三年内蔬菜亩平生产资料成本上涨了10.4%。生产成本的大幅上涨,一方面必然造成蔬菜价格的上扬,拉动了CPI上涨;另一方面蔬菜生产投入增多、比较效益下降,压缩了种菜利润空间。
 
  荆门蔬菜生产资料成本变化调查表                                                                                                                          单位:元

 

2013

2014

2015

每亩种子成本

     65

       90

       110

每亩肥料成本

     520

      600

       680

每亩农药成本

     78

95

120

每亩农膜成本

    1580

1680

      1790

每亩其他成本

     400

450

520

  

2643

2915

3220

 
  2.劳动力成本上升。蔬菜种植属劳动密集型产业,劳动强度大,生产周期长,机械化水平不高。据蔬菜劳动力调查表可以看出,蔬菜的用工量在逐年增加,年增长率为10.5 %;用工价格也在逐年上涨,年增长率为48.5%。且从事蔬菜种植的85%是50岁以上的农民,文化层次不高,营销观念传统,生产方式老旧,不利于科学技术推广与升级,极大制约了现代蔬菜产业发展。
 
  荆门蔬菜劳动力成本变化调查表
 
                                                                                                                                                                             单位:个、元

 

设施菜亩用工量

露地菜亩用工量

用工价格

2013

      52

28

50

2014

      55

32

70

2015

      62

35

110

  (注:用工量为生产过程中的基本综合平均数)
 
  3.生产条件亟待改善。 一是基础设施抗灾能力差。经过多年的建设,我市蔬菜基地的基础设施有所改善,但大多数蔬菜基地的基础设施比较薄弱,老基地基础设施年久失修,损毁严重,新基地基础设施不配套,旱不能灌,涝不能排。据调查统计,全市旱涝保收的蔬菜基地面积不足40%。二是加工贮藏条件落后。蔬菜具有鲜活易腐、不耐贮运、生产季节性强等特点。据统计,蔬菜在采摘、分级、运输、储存等环节上的自然损耗率在25%-30%,而这部分损耗最后由消费者承担,从而大大提高了蔬菜的价格。
 
  (三)自然条件因素
 
  1.自然灾害导致蔬菜产量下降。近年来,我市灾害性天气时有发生,严重影响了蔬菜生产。今年一季度全市多地遭遇低温冰冻阴雨天气,使得在园蔬菜受损严重,露地播种面积也较往年减少,低温寡照天气增多,病害加剧,蔬菜畸形果率增加,商品产量降低。尤其是今年6月下旬和7月中旬强降雨过程,导致全市11.8万亩蔬菜受灾,绝收面积达5万余亩,预计直接经济损失将达到2亿元。目前蔬菜生产未列入政策性保险,客观上也影响了种菜的积极性。
 
  2.过度施肥导致蔬菜质量下降。我市城区属深丘陵地区,土壤为黄棕壤,质地较差,并非露地蔬菜生产优势区域,只能利用设施进行生产。为了提高土地和棚室空间利用率,普遍存在连作及盲目过量施肥、施药现象,造成土壤的理化性状变劣,养分失衡,导致蔬菜生长势变弱,抗逆性降低,病虫害加剧,品质下降,产量降低。根据近5年来的调查统计显示,黄瓜、番茄、西瓜、甜瓜、茄子、辣椒等作物在3年以上的温室大棚内栽种,产量呈逐年下降趋势,年减产约10%-15%左右,而病虫害呈逐年上升态势,且顽固难防。
 
  (四)流通环节因素
 
  主要是流通环节过多。一般蔬菜从田间到餐桌要经过“种植户--产地商贩--销地批发商(运输商)--零售商”等4个环节。调查显示,除了汽、柴油价格上涨带来的运输成本上升外,零售商为了弥补蔬菜运输的物流费用和蔬菜损耗(包括重量缩水、腐烂损失等),加上门面房租、水电费、人工费、摊位费等,每个环节加价40%以上。如胡集本地大白菜产地批发价每斤0.2元左右,而荆门市场上的零售价在1元以上。
 
  三、发展建议
 
  发展蔬菜产业,关系到农民增收、市场稳定、社会和谐,是民生大事、实事、好事,必须高度重视,科学规划,改善条件,加快发展。为稳定蔬菜价格,保障供应居民菜篮子,结合我市实际,提出如下建议:
 
  (一)科学规划,合理布局。城市蔬菜生产供应实行稳定发展近郊蔬菜与新开发建设中、远郊基地相结合,近郊按城镇常住人口人均4厘地的要求进行规划,则市郊蔬菜面积需达到2万亩,还有5000亩缺口,建议在“十三五”期间,补齐蔬菜基地不足的“短板”。近郊菜地重点建设大棚设施蔬菜基地,生产反季节蔬菜、名优蔬菜和精细菜,保证城区蔬菜基本供应量;中、远郊菜地坚持“优势产业在优势区域集中发展”的原则,重点沿汉江流域推进“汉江百里蔬菜产业带”的建设,面积50万亩,打造一批蔬菜专业乡镇和专业村,实行规模化、专业化、标准化生产,除保本地市场供应外,参与全国大市场大流通,增加农民收入。
 
  (二)完善政策,加大投入。一是完善扶持政策。在蔬菜规划区内,市级财政和县市区财政应参照武汉、宜昌每年安排专项资金,用于支持蔬菜龙头企业或专业合作组织的标准园创建的奖励和发展大棚设施蔬菜的以奖代补,由市委农办、市农业局、市蔬菜办共同拟定方案,组织实施。二是整合涉农项目,加大蔬菜基地基础设施建设。应坚持每年将国土部门的土地整理、财政部门的农业综合开发、交通部门的乡村道路建设、供电部门的农村电网改造、商务部门的冷链物流、农业部门的板块基地建设等项目资金整合,优先用于城郊蔬菜基地和汉江百里优势蔬菜产业带基地建设,改善农田、水利、电网、路网等基础设施条件,提高基地综合生产能力。
 
  (三)培育龙头,规模经营。一是完善出台并严格落实我市蔬菜产业的扶持政策,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本和民间资本投资蔬菜产业,发挥财政资金 “四两拨千斤” 的作用。二是加大对蔬菜新型经营主体的扶持力度,调整扶持政策支持结构,对产业链条完整,辐射带动能力强的经营主体实行全产业链支持,扶持产业做大做强。三是每个县市区应通过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引进1-2家国内知名的蔬菜贸易加工龙头企业领办蔬菜基地,形成“加工龙头企业+专业合作组织+基地+农户”蔬菜产业链格局,加快我市蔬菜产业转型升级。
 
  (四)衔接产销,顺畅流通。一是坚持蔬菜生产和流通并重,着力抓好政府蔬菜营销平台建设,不断改善流通环境。建立蔬菜直销批发、直销零售专业市场,安排蔬菜专业大户、经济合作组织、蔬菜企业进场直批直销、直销零售,减少中间环节。同时要明确批发市场和农贸市场的公益性地位,划定蔬菜直销区,让基地蔬菜直接入场销售。推行蔬菜农超、农校、农企等多元化产销对接模式,解决菜农蔬菜“卖难”和市民“买贵”问题。二是加强蔬菜流通市场秩序监管。进一步加强蔬菜批发市场、超市、城区农贸市场的监管,对欺行霸市、恶意囤积、哄抬价格、串通涨价、捏造和散布涨价信息等扰乱市场价格和交易行为要依法予以打击,维护市场秩序。农贸市场要保证30%以上自产自销摊位安排,充分发挥直供直销在市场供应调节中的作用。
 
  (五)融合发展,提升质效。打破传统的“种菜销菜”思维定式,将蔬菜基地建设和产业发展与美丽乡村建设一体化发展,与农业旅游、休闲采摘、托管体验等新业态、新模式有机结合,融合发展。以城郊设施蔬菜基地为基础,兴办城郊“农业园融合发展试验区”,形成“亦园、亦学、亦游”发展模式,降低劳动强度,打造休闲体验经典,提升蔬菜产业质效。
上一篇:三峡移民村发展路径探索
下一篇:逼出来的“按户连片耕种”